“今兒幾號了?”8月14日,渭城區的魏先生正在家看人打牌,七八名陌生男子進入房間問完這句話後,便將他拉到家門口進行毆打,隨後將他抬上車拉走,扔到野地里。
  20多人手拿木棍、砍刀“搶人”
  家住渭城區北杜鎮靳里村的魏先生在家開了個商店和棋牌室。8月14日下午6時許,他正在棋牌室看村民打牌,“進來七八個小伙子把我往出拉。”17日,魏先生說,看到他在反抗,其中四五個人拿拳頭打他的胸部及頭部,隨後又來一幫人幫忙把他往車上塞。
  “人家就問了一句今兒幾號了。”當時正在打牌的殷師傅還沒有反應過來,就看見魏先生已被幾個陌生人拉到門外,他連忙上前阻擋。“我問了一句乾啥的,一個小伙拿著木棍指著我說,沒你事,不要管。”
  殷師傅稱,這時,他才發現對方開來的4輛車上有20多個人,這些人手裡都拿著橡膠棒、木棍、砍刀等器具,他於是趕緊撥打電話報警。
  魏先生的妻子梁女士當時也在家裡,看見有人將丈夫往外拉,“我趕緊就往出跑”,梁女士稱,對方都是年齡不到30歲的小伙子,自己根本到不了跟前,只能眼看著丈夫被帶走。
  魏先生被抬上車後仍在反抗,用腳蹬著車門,一位村民拽著還未關的車門,而對方卻啟動車子,將村民拉了十幾米遠後甩在地上。“胳膊腿都摔傷了。”這位70歲的村民指著自己的傷口說,“從人進來被帶走,前後不到10分鐘。”
  魏先生被拉到一個坡上後,同輛車上除司機外的3人又將他打了一頓。隨後,他被拉到一輛沒有座位的麵包車上,被帶到周陵鎮陵召村一個養狗的養殖場。
  被扔野地借電話向家人求助
  進入養殖場,被兩人控制的魏先生看到了之前從他手裡承包農家樂的朱某。朱某在他臉上打了4拳,“臉都沒有知覺了。”魏先生稱,自己一顆大門牙也被打掉,隨後,一幫人又對他拳打腳踢,“人特別多,打了五六分鐘,還有一個人踩到我的腰部,感覺腰跟斷了一樣。”
  意識漸失的魏先生,朦矓中感覺對方用衣服蒙在自己頭上,又用一個床單包住他的頭部。不知過了多久,魏先生被拉到一個類似於地下室的地方。幾分鐘後,朱某進來問了一句“服不服”,魏先生沒有接話,“兩個小伙子又想打我,朱某看我滿臉是血,於是說不要打了。”
  此時,魏先生再次被對方蒙上頭帶上車。大約半小時後,“感覺把我拉到了野地里,葉子刷著身體。”魏先生稱,對方讓他蹲著不要動,十幾分鐘後,聽見沒有動靜的他,才將頭上的床單取下來辨別方向,然後從地里爬到馬路上,向路邊一個單位的門房借了電話,向侄子求救。當時已是晚上9時許。
  “面部、腰、膝蓋全部受傷,兩隻腳都沒穿鞋。”魏先生的侄子說,他立即將叔叔送到延安大學咸陽醫院。
  因承包農家樂起糾紛
  17日,躺在病床上的魏先生眼部周圍青腫,說話有點費力。魏先生說,打他的朱某,正是從他手裡承包農家樂的老闆。
  魏先生回憶,2008年,他從司某處承包了位於迎賓大道司魏村北邊的一處農家樂,2012年5月,他將農家樂轉租給朱某,朱某一次性付給他一年承包費13.8萬元,而2013年5月至2014年5月的費用,朱某並沒有給他,而是直接給了房東司某,他向司某確認後,再也沒有向朱某要錢。
  今年4月份,農家樂面臨拆遷。魏先生稱,4月26日,他拆農家樂冷庫時,朱某問他:“還沒到期的承包費咋算?”由於當時朱某並沒有將錢給自己,他便認為此事和自己沒有關係,“當時,七八個人把我圍住說必須給錢,還把我的車鑰匙拿走了。”
  雙方僵持了兩個小時後,魏先生想起自己是和朱某父親簽的合同,便打電話給對方。“他爸派了兩個人過來,說不要硬來。”魏先生稱,溝通後,他先給對方打了3萬元的欠條,第二天找朱某父親談此事。“他爸說我以後不用管了,叫他娃不用找我了。”
  一個半月後,有兩個人向魏先生索要“欠款”,無奈之下,魏先生再次給朱某父親打電話,“朱的父親說不用管。”魏先生說,他也就一直沒有給對方錢。
  梁女士稱,之前有人到家裡鬧了幾次,三四天前,他們還找了個中間人說事,但中間人去外地出差,稱回來後再說,朱某也答應了,“沒想到就被打了。”
  魏師傅被醫院診斷為:左眼淚小管斷裂、右眼瞼挫裂傷、左眼眶內側壁骨折等6處傷。
  “發生糾紛後才打電話叫人的”
  對於魏先生的說法,朱某父親並不認可。他稱,司某是房東,魏先生是二房東,他們從魏先生手裡以每年十幾萬的價格租了農家樂,魏先生從中賺取差價,但魏先生並沒有將本金給夠司某,差了5萬元。拆遷時,他們要搬東西,司某就管他們要錢,說他們不能搬走。無奈之下,他們先替魏先生墊了5萬元給司某。因此,魏先生要將5萬元返還給他。
  朱某父親稱,由於魏先生說自己沒有錢,最後就商量說把墊款減到3萬元,並讓其打了欠條。朱某父親稱,打了欠條,魏先生卻一拖再拖不給錢。8月14日去要錢時,村民把車給砸了,“發生糾紛後,才打電話叫人的。”
  對此,魏先生稱,他每年付司某租金11.6萬元,而他以每年13.8萬元轉租給朱某,但他並沒有欠司某的錢,另外,朱某墊錢沒有通過他,因此,墊多少錢和自己並沒有關係。昨日,華商報記者在養狗的養殖場未找到朱某本人,也未聯繫上司某。咸陽市公安局渭城分局北杜派出所一負責人稱,此事目前已立案調查。
  華商報記者薛望
(原標題:正在家中看人打牌被多名陌生男子毆打帶走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fcxlaxspfxgi 的頭像
bfcxlaxspfxgi

五月天

bfcxlaxspfx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